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外云舒

云舒云卷,顺其自然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性格耿直、开朗,在学习中逐渐开放。对朋友肝胆相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儿时记忆中的黄河  

2011-05-18 10:59:00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儿时记忆中的黄河 - 天外云舒 - 天外云舒

       我家住在鲁西北黄河岸边。准确地讲是一个坐落在黄河滩地里,距黄河岸边仅仅几百米的小村庄,名字叫荆庄。村庄不大,住着八十几户人家,不到四百口人。村庄的来历我不清楚,但昔日黄河的景象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。我的记忆中黄河宽约五、六百米,黄河水常年奔流不息。我从小就爱和小伙伴们坐在村头一户百姓的房台上,观看黄河里穿行的小火轮和撑着帆的货运木船。所谓的小火轮,就是人们所说的机器拖船。现在在有浮桥的地方还能看到它的影子。小火轮在黄河里“突突”地叫着,船尾一条钢索连着后面一串木制货船,一般有五、六只,最多也不超过十只。货船上一般装着沙子、煤炭等。每只货船上都有一名船工坐在船头,与小火轮上的船手保持着联系。小火轮上安有汽笛,每当汽笛“嗷嗷”地叫时,小伙伴们都伸长脖子,寻找小火轮要躲避的船只,并指指点点。

在黄河里,每年也看到几次大的客轮。因为我们还没有楼房的记忆,只觉得客轮要比我们住的房子高很多,大很多。并且一层一层的,还系着许多彩条,非常稀奇。船尾的水面上泛着翻滚的浪花。这时小伙伴们会高兴得手舞足蹈,有时几个伙伴还要跑到黄河岸边,追着大客轮喊着、叫着跑上一段,直至看不到为止。

至于最常见的船便是挂着帆的木船。当时我们住在黄河岸边的村都有这样的木船。条条帆船在黄河里穿梭。特别是逆水上行的船,船工们摇着撸,喊着号子,风吹的帆像个大面包。只见船在水面上嗖嗖地驶着,不见浪花泛起。有时也会看到纤夫拉船的景象。几个船工光着背,赤着脚,肩上斜拉着绳袢,系在一根粗绳索上,绳索的另一头连在船上。船上的艄公手拿木篙(木篙的一头穿着带钩的铁钉),沿着船舷撑着船,纤夫们拉着绳索,弓着腰,背着手,嘴里喊着“嗨吆、嗨吆”的号子,在岸边走着。脚踏在湿润的河滩上“叭叽、叭叽”的直响。心里装着踏实,充满希望。

昔日的黄河不仅给儿时的我留下美丽,还给我带来生活上的阳光。每年黄河滩上都会长出一簇一簇的红荆条,还有一颗一颗的自出柳(自然生长的小柳树)。红荆条叶碎,绿油油的,枝条是红色的,笔直,粗细匀称;自出柳的柳枝细长柔软。这两种材料都是编制篮、筐的好材料。每年春天及秋后,我都会利用放学时间,拿上镰刀到黄河岸边割上几捆荆条或柳条。父亲用它们编上几个挎篮或土筐。除了自己用外,其余的便拿到集贸市场上卖上几块钱,给我买回几支铅笔和笔记本,有时还会买上几根香油果子(油条),那真是特兴奋,特高兴。

黄河滩上还长着一片茂密的芦苇草。到夏秋季节,我便会同伙伴们一起去割这些芦苇草,把它送到村集体的牛棚里,挣几个工分。记得我有一年给家里挣了300多分。但到年终村里一结算才知道,小孩挣的工分不值钱,2分才顶大人1分,因此也没给家里挣几个钱,就算给集体做贡献了。到了冬天,芦苇草干枯了,我们就拿着镰刀、竹筢子、绳子割了芦草当柴烧。一个冬天,我们会搂上一个小柴禾垛,够家里烧上一个月的。

黄河也给我儿时留下可怕的一面。那是1976年8月,什么原因我不知道,那年黄河水特别大。为了阻挡洪水,我们村在公社的帮助下,在距黄河岸边300多米的地方筑了一条生产土坝,高有两米多。那年黄河水也不知从哪来的,不几天就漫过河滩,涨到土坝前。在随后的几天里,黄河水一尺一尺地往上涨。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公社里抽调上千名劳力日夜守护着堤坝。但是黄河水不断上涨,加上天又刮风下雨,脆弱的土坝还是没有抵挡住洪水和雨水的冲击。一天晚上,一阵急促的锣声把我从梦中惊醒,“开坝了”的喊声冲破夜空。大人们闹哄哄地,有的拿着手电筒,有的提着煤油灯,推着胶轮车,扛着铁锨涌到村头。凡是人们觉得能进水的地方,都用土堵上。清晨,我随着大人们来到村边的房台上,向四下一看,茫茫一片全是洪水:地里原来高高的玉米只露出上面的穗头;几座低矮的土坯房被洪水围困,在洪水的冲刷浸泡下,晃晃悠悠几下就倒在洪水里不见了。洪水就像猛兽一样扫荡者田野,上面飘着尽是木头、木板、草垛等等,一片恐怖景象。

两天以后,洪水慢慢平稳了。为了安全,公社里组织船只把村里的老人和小孩运出村,有亲的投亲,有友的靠友,没亲没友的被安置在附近村的学校、大队部或牛棚里。一个月以后,水退去了很多,大家才慢慢地回到自己的家中。不久就传来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消息。我记得那年农历闰八月,八月十五我们是吃着地瓜,喝着玉米粥渡过的。

现在的黄河虽没有儿时的繁忙,也没有儿时的雄壮,更不会发生儿时的灾害。在我心中,黄河总是美丽的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