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外云舒

云舒云卷,顺其自然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性格耿直、开朗,在学习中逐渐开放。对朋友肝胆相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我的社中生活  

2011-06-09 14:46:42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社中生活 - 天外云舒 - 天外云舒
 
  

在一片空旷的盐碱地里,孤零零地矗立这厮拍砖瓦房,一条弯曲的小道连接着200米外的大路,没有院墙,没有树木,光秃秃的,这就是我就读的公社中学1977年的真实写照。

公社中学始于1976年。当时每个公社都要求建一处高中,虽然师资力量还相对薄弱,但在那个政治环境下还是很顺利的成立,这也为它的短命做了铺垫。我们公社的中学共招生了三届,每届两年制。第一届只招收了30几名学生,校址在我们公社郑官村。我是第二届,1977年入学。那年上高中是大队推荐加考试,即大队党支部通过政审先推荐你考高中,你才能参加升学考试。那年共招收了两个班,不到100名学生,校址就搬到开头说的那片盐碱地里。

刚入学时,因为考上中学的喜悦,荒凉的校园并没有给我们这批十四、五岁的孩子特别的感觉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生活的艰苦令每位记忆犹新。

四排砖瓦房,东边的两排前面是教室,后面是教职工办公室兼宿舍;西边两排是学生宿舍。宿舍里并没有床,只是用砖垒了三十几公分的墙,里面填上麦草,做成两排地铺,中间留有一米半宽的走廊,同学们铺上被褥一个挨一个,两排头对着头。冬天冷,夏天热,老鼠遍地跑,虱子满身咬。到了晚上:夏天,蚊虫在耳边盘旋鸣唱,不时还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亲吻一下;秋天,此起彼伏,蛙声一片;冬天,犬吠犹如狼嚎,不知疲倦的猫头鹰“咕咕呱、咕咕呱”地在屋檐上叫个不停,叫的你恐惧,叫的你心烦不宁。

由于是新建的校舍,除了几排房子,没有一棵树,光秃秃的。老师们就发动学生,要求每人从家里带两根粗五公分以上的柳椽子,栽在教室、宿舍房前屋后,校路两侧。并要求谁带来的柳椽子谁栽种,谁管理。不到一周的时间,校园里到处是一排排的柳树棍。我参加工作后,有机会再到我们校园,看到当年由我们这帮十四、五岁的孩子栽种的柳椽子都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在教室与宿舍中间靠后一点的位置有一口水井,井台由一米多高,上下没有台阶,只是一个斜坡。这口井是我们全校师生生活用水的来源,每周有一小组负责打水。伙房里有三只大缸,每只缸能盛五、六桶水;教职工办公室前有两只缸,专供教职工使用。每天早上,负责值日的同学要逐个打满水。由于井台没有安装提水设施,同学们只得用绳子系住水桶,从井里一桶一桶地往上提。春、夏、秋三个季节还好说,一到冬天,打水的同学就遭罪了。那时的冬天特别冷,水洒在井台上,不一会就冻成冰溜子。在抬水过程中,一个同学不小心,两个全滑到,水就会撒在学生身上。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。

在社中的两年,生活相当艰苦。那时候同学们没有条件买脸盆、暖水瓶,更没有牙刷、牙膏。早晨起来洗脸、洗手都跑到学校周边的河沟里洗,想喝热水也只能到伙房的后锅里舀半开的水。由于生活水平不高,同学们大部分吃的是玉米高粱地瓜饼子和窝窝头。生活好一点的是全玉米饼子。学生每周一般回家两次(学习紧张的时候一周回家一次),每次带足三天的干粮。那时候也没有炒菜,全部是自带咸菜。因为没有交通工具,上学都是走着,不管离家多远(我家离学校15华里)。记得有一周,父亲用大油把水萝卜咸菜炒好后给我装在一个玻璃瓶子里,我用木棍担着干粮和咸菜,在走到一个小村旁,为躲避一骑自行车的人,玻璃瓶子碰在树上碎了,咸菜撒了一地。一周的饭菜就这样没了,当时急的我都掉了眼泪。那一周是同学们这个一口那个一口接济着我度过的。夏天,时间长了干粮就会丝淖(发酵),掰开饼子,中间有很多丝相连,有的能拉半米多长,吃起来一股丝淖味,要是现在,早就扔给猪狗吃了。最可气的是自己的干粮不知被谁拿去。那是,每名同学需要将一顿吃的干粮用手绢包好,送到伙房的蒸笼里馏一馏,特别是冬天。到开饭的时候,同学们都争着到伙房拿自己的干粮。那是生活好的家庭一般是玉米干粮,如果晚到伙房一会儿,好点的就被人换走了,剩下的尽是高粱或地瓜干粮、窝头。不得已将就着吃点罢了。

生活的艰辛,并没有冲淡我们的学习热情。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酷暑严寒,同学们都准时上学。冬天手背冻烂了,脚冻肿了,同学们照样在不很明亮的教室里温习着功课,做着作业。夏天,不惧蚊虫叮咬,在炎炎的烈日下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。两个春夏秋冬,几十个毛头娃娃在辛勤园丁的培育下,个个成为才子佳人。1979年国家恢复高考的第三个年头,我校有9名同学考上中专,1名同学考上专科学校,8名同学考上县重点高中。

三十多年过去了,现在再回到我们的社中,已没有原来的荒凉,只有校园墙角的几棵沧桑的老柳树,也许还印记着我们当时的酸甜苦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